【赵李】目光

激情短打,OOC,求批评🙇


赵立春调离汉东之后见过李达康几面,灯火通明的大会堂里各省市整整齐齐码在方格子里,一眼望过去坐得最直的刺头就是他。

笔直,消瘦,玻璃水杯,在一众敦实矮胖的白瓷杯子包围下着实扎眼,当然包括里面剔透得一望见底的清水。

赵立春从来不觉得李达康像他杯子里的水一样,这小子,从来都是一潭水,表面看着透,底下不知多少曲折蜿蜒的心思,等着关键时刻引诱他一头扎进去,再把他吞吃入腹。

这件自己亲手雕刻的模具,准备取代他的主人。

赵立春自知不是长情的人,所以每年都会悄悄瞥一眼自然不是为了怀恋旧情,他在观察,观察这块当年丝毫不给面子的反骨究竟会不会被磨平,或者,被锯掉。

他潜意识觉得不会,但还是忍不住看一眼。

李达康,你过得如何呢?


李达康知道赵立春在看他,熟悉的,在省委大楼,在金山县,在吕州,在林城,在京州送别会上,赵立春的目光。

平平淡淡,没有一丝情感,丢掉了很多年之前的欣赏、热烈、情欲、失望、愤怒之一切可称做七情六欲的目光,可堪是陌生的审视。

他不敢抬头,与其说是怕,不如说是为了避免可能发生的一切计划外的事情。

他永远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。他是一股泉,只朝着认定的方向日夜不歇地奔流,可以裹着泥沙,可以被岩石撞散了形,可以暂时分流别道,但最后一定会注入他想要的那片海,成为芸芸浪头的一个,永不西归。


散会。

他快步小跑追上发改委主任,就招商引资事宜打听上面态度。


赵立春慢条斯理把钢笔别在笔记本上,目送他最得意的作品扯掉引线,去走一条属于自己的路。

评论 ( 5 )
热度 ( 29 )
  1.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

© 北海北岸 | Powered by LOFTER